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土豆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赝太子

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>        天空云色阴沉,细雨纷纷,赵旭赶到了内阁,就见得侍卫,立刻知道皇帝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,见小间处,几个文吏整理文卷,还有个太监凃诚巡看,见他忙垂手见礼,并且说:“皇上驾临已小半个时辰了……说相国您一来,就请进,奴婢这就去回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轻脚进去,只几分钟,凃诚就出来:“相国请进,陛下在东书阁……”

    赵旭只略点头致意,一步进去,只见皇帝坐着,面前书桌上堆得都是奏折,还放着朱砂笔砚。

    崔兆全、罗裴、钱圩、路逢云在,都斜签坐在小木杌子上,下面跪的是低品官。

    行礼完,太监请入座。

    苏子籍出了一阵神,问:“继续说!”

    “是,千户李谦和千户田蔚杀贼千户,斩获应军1031人”

    “千户桑承祠中伏,战死,指挥使周匝赶到,追贼尾击之,杀敌679人,己方折损705人”

    “南棘县受袭,县令纪祥率乡兵抵御之,未克”

    “曲阴县出现贼兵百户钱滚率73人求降,问之,答其将刘治被杀,其部多有离心者”

    不单是皇城司,就是军队和各郡县都布了眼线厂为侦讯,消息雪片一样飞来。

    “消息有好有坏。”苏子籍轻咳一声,露出点笑意:“但是总体却是不错的……这是汇总,赵卿且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抽出份递之,赵旭接过来看,果然是密密麻麻的奏报简要,每条就一行,可积累多达上百条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一日百战”赵旭心里暗叹,起身拱手:“陛下定策深远,自大势和人心入手,步步紧逼,一日百战,折损多少是小事,关键是无法修整,贼军日益疲惫,甚至有逃亡者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,已锁定胜局矣”

    其实按照奏报,火拼的早期,两方互有伤亡,朝廷方面折损还大些,到了现在仍旧是互有伤亡,敌人折损大些,但是也不是很悬殊。

    可根本大势上,却急转而下,贼军几乎没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苏子籍听了,一笑说:“锁定战局,可以这样说,但仍旧有不少可改良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李谦和田蔚已立二次大功,可以破格提拔到指挥使,并且通报全军”

    “贼兵百户钱滚既降,更可以大作文章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小股贼军投降,以及有不少俘虏么?”

    “与其浪费,不如立个千户,就由钱滚担任,以降兵和俘虏充实之,令其戴罪立功!”

    崔兆全、罗裴、钱圩、路逢云等人都眉一跳,李谦和田蔚提拔到指挥使还罢了,贼兵百户钱滚何德何能?

    赵旭若有所悟,在杌子上一躬身:“陛下英明,现在情况,渐渐由守转为攻,就要将士用命,李谦和田蔚获封,想必使人人都思立功”

    “至于,贼兵百户钱滚提拔,臣一时想不彻,还请陛下明示”

    路逢云更擅长阴谋,若有所悟看了一眼,暗叹,赵旭可能没有明白,更可能是明白了却谦逊听令,让功于主,果然能当宰相,的确让人宾服。

    苏子籍也不介意这点,只是一笑:“其实很简单”

    “如果把应贼视为整体,严厉镇压,自然应贼只能拼命,一条路走到黑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把应贼视为一个个小团体甚至个人,那铁板一块就很荒谬了——特别是现在情况危难的情况下”

    “只是,虽情况危难,可许多应贼却没有出路,只能跟曹易颜一条路走下去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有别的路呢?”

    “朕给个千户给钱滚,不但是用贼军打贼军,更重要是明示——要降,要反水,朝廷都会接受”

    “不但免死,还可能加官进爵”

    “如此,还怕应贼不乱乎?”

    崔兆全、罗裴、钱圩、路逢云听了,都是叹服。

    “陛下如此谨慎,怕是应贼不能抵达京城之下,就已分崩离析了”赵旭真心实意感慨:“我大郑有大福,三代都是英明之君”

    “这不但是我们阁臣的看法,也是京城,乃至天下人的看法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,陛下初登基时,京城尚人心浮动,可现在,人人咸服,不但民市繁茂,百官也用心办事,可见一斑”

    钱圩听了,神色复杂的看了看苏子籍,的确,三月前,还可以说暗流涌动,才仅仅三个月,帝位渐渐就无人可撼动。

    自己,或的确是小丑罢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近午,让他们退下去,皇帝独留了赵旭。

    赵旭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看着皇帝,才寻思着,苏子籍已经问:“衙门和机构调整,涉及多少官员,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初步就涉及18个大衙门,牵连官吏1万余人”赵旭诚恳的汇报。

    这正是赵旭头疼的问题。

    历代改革,受损的群体总会反对。

    “朕已经说了,如果视对方为一个团体,自然困难重重,可视之一个个小团体甚至个人,那铁板一块就很荒谬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军政并无多少区别,按照魏世祖方略调整大政,朕觉得也可以用上这条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有反对意见,与公就是调整容易动荡,与私就是利益受损”

    “公,当然要照顾,可私,也不是小事呢”

    “先贤曰:小惠未遍,民弗从也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何止于民,何尝不是天下之道呢?”

    “朕的意思,与公,要和被调整的机构和官员说个清楚,与私更是非常简单,要给予安置”

    “无论为官为吏,给了安置,心就安了——自然不会抗拒朝廷天威”

    “可所谓,小惠未遍,官弗从也”

    “并且官员任期,不过三年,本来就会调动”

    “合格的,调到新的机构和衙门去”

    “不合格,也顺势调走,或去地方,或去别的衙门”

    “等要淘汰的衙门渐渐没有人了,就自然很容易删撤了,就算有个别核心死硬反对者,可获得不了上下官吏的响应,又能怎么样对抗朝廷呢?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简单,可赵旭“轰”一声,犹如醍醐灌顶发人深省。

    他本是极聪慧的人,立刻就触类旁通。

    “公,当然要照顾,可私,也不是小事呢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了,突然想起了钱圩,想起了张岱,以前他也有点疑问,为什么张岱一个清官,却不能办事,甚至被百姓痛恨。

    现在却揭破了窗口纸。

    “是这些人,只知公,不知私,故反而逼迫大部分人,成了对面面么?”

    “历代改革,困难重重,甚至兵变政变,也是根本没有考虑涉及部分人员的私么?”

    眼看皇帝说完,神色平淡的看着窗外细雨,微风中丝丝飘荡,翘翅飞檐,矗在雨中,两尺宽大袖中露出的手修长单薄,白得透明,真是太青春了。

    赵旭不由震怖。

    以往也有少帝登基,可不及眼前万一,说真的,就算是“精明能干之君”,怕也要和敌军,和大臣,精彩迭出,你来我往,说不定无数功臣良将,呕心沥血,“大战三百回合”——这就是君臣一日上下百战,视为虽不言但金科玉律。

    可在年轻皇帝手里,翻掌之间,烟飞云灭,一点波折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真是让人震怖,也让人感慨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觉得有困难么?”苏子籍没有听见回答,有点诧异。

    赵旭站起身来,深深躬身,正要答话,皇帝笑着用虚按下,说:“坐,坐而论道嘛!”

    赵旭凝神思索了一阵,说:“皇上圣虑远大,已经给出办法,臣再不能办下来,就是无能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觉得无话可说,又说:“如果皇上没有吩咐,臣这就去办差了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苏子籍目送赵旭出殿,心中兀自感慨不已,政治18级,实是可怖可畏。

    可以这样说,才能不是神,必须物质条件配合,可一旦获得大位,所谓的躬勤爱民,夙夜劳旰,乃至奉献牺牲,其实全部是庸君之表现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每天只工作一小时,平时接着奏乐接着舞就天下盛世,战无不胜,英雄束手,还配谈才能么?

    不消半月,曹贼必平。

    无需三年,改制必立。

    无论哪种,波澜不兴。

    以无招胜有招,败尽英雄,诚寂寥难堪也!

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</p>

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</p>

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/p>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